相關新聞

以下內容來自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及媒體改造學社之聲明及活動,與近來之公視爭議以及第五屆公視董監事會審查相關。本頁持續更新中。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第 5 屆董、監事審查委員會」委員名單

立法院第 7 屆第 6 會期第 4 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 案由:議事處彙報本院各黨團函送推舉之「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第 5 屆董、監事審查委員會」委員名單。 各黨團推舉之「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第 5 屆董、監事審查委員會」委員名單如下:

中國國民黨黨團:

黃肇松(前中央社董事長)、陳清河(世新傳播學院院長)、陳俊明(世新大學行管系副教授)、呂理德(台大新聞所助理教授)、蔡詩萍(作家、媒體人)、辛翠玲(中山大學政經系副教授)、莊伯仲(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彭家發(政大新聞學系教授)、蔡秀涓(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李秀貞(中華民國各級學校家長協會理事長)。

民進黨黨團:

劉進興(台灣科技大學教授)、林世煜(作家)、盧世祥(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執行長)、黃世鑫(第四屆公視監事)。

無黨團結聯盟黨團:

潘朝成(文化影像紀錄者、慈濟大學醫資系助理教授)。

台灣媒體觀察與教育基金會:

公視需要災後重建記者會 採訪通知

2010/10/16

公共電視遭逢外部政治介入與內部治理爭議,導致公視形象嚴重受損,員工士氣受挫,民眾對公共媒體信心漸失,陷入前所未有的漩渦。

不過,深陷危機也是檢驗體質、面對問題的最好時機,由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及澄社發起「公視董事會提名審查應透明化與公共化—我們對『災後重建公視』的呼籲」的連署,已獲得多個團體表達支持。雖然相關紛擾使公視成為重災區,但公視仍必須從泥沼中重新出發,我們主張公視董事會提審過程透明化與公共化,是公視災後重建的第一步,也是檢驗馬英九政府重要關鍵。

10月18日上午十點,公民團體將於立法院舉辦「公視需要災後重建記者會」,提出我們的訴求及後續行動,並拜會新聞局及國民兩黨黨團尋求支持,歡迎蒞臨採訪。

公視需要災後重建記者會

主辦單位: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澄社
時間:2010年10月18日(週一)上午十點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3室

出席人員:
劉靜怡 澄社執委
郭英調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
何宗勳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
管中祥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記者會及拜會行程
10:00 記者會
10:30 拜會民進黨黨團(管碧玲幹事長)
11:00 拜會國民黨黨團(未定)
11:30 拜會新聞局 (江啟臣局長)

公視董事會提名審查應透明化與公共化
—我們對「災後重建公視」的呼籲

發起團體: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澄社
連署團體: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打狗驛古蹟指定聯盟、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社團法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婦女新知基金會、勵馨基金會(陸續增加中…)
【歡迎參與連署,來信請寄: ten.tenih.asm|hctaw.aidem#ten.tenih.asm|hctaw.aidem


公視董事會提名審查應透明化與公共化—我們對「災後重建公視」的呼籲

2010/10/14

發起團體: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澄社
連署團體: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打狗驛古蹟指定聯盟、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社團法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婦女新知基金會、勵馨基金會(陸續增加中…)
【歡迎參與連署,來信請寄: ten.tenih.asm|hctaw.aidem#ten.tenih.asm|hctaw.aidem

公視董事會爭議與內部治理衝突越演越烈,不僅外界霧裡看花,也造成公視形象受損,民眾對公共媒體信心漸失。但我們必須指出,公視爭議並非從天而降,國民兩黨都是肇因。

民進黨執政時,雖修法促成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宣佈成立公廣集團,但卻未曾積極修改法規,公廣集團並未真正公共化。而2007年,民進黨舉行第四屆公視基金會董監事改選時程序草率,也為公視發展立下不當示範。不僅部分董事當選人未獲徵詢,亦有公開反對成立公共廣電集團者獲得提名,立院進行審查時,審查委員當場才看到候選人資料,憤而離席抗議過程太過匆促草率,造成公視董監事提審過程嚴重瑕疵。

國民黨長年利用國會多數凍結公視運算,使公廣集團無法正常運作,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不僅未提出完整的傳播政策,也不願解決公廣集團法規未臻完備及財政不足的窘境。相反的,卻利用國會多數,作出干預公視營運的決議,後更擴增公視董事會人數,將手伸入公視,過程粗暴,使公廣集團的運作陷入政治惡鬥的漩渦,不僅公視員工士氣受挫,多年來台灣公共媒體建立的正當性與公共性也面臨風雨飄搖的困境。

我們認為,缺乏明確的公共媒體發展政策以及國民兩黨怠忽修法的消極作為,不僅是權力者的重大缺失,亦是第四屆公視董事陷入混亂與惡鬥的重要原因。我們除呼籲朝野政黨應負起政治責任完成法規修訂、提高對公廣集團捐贈,促使台灣公共媒體真正朝公共、獨立發展外,對即將進行的第五屆公視董事會提名審查與連動改組的華視董事會,我們要嚴肅提出以下訴求:

一、關於公視基金會董事會提名審查程序
1.行政院應在提名前一個月向社會徵才,由社會各界推荐公視基金會董事會人選。提名人選確定後,應向社會公告,並說明提名理由。
2.立法院應事先公告提名審查委員會審查委員名單,各黨並說明審查委員之詳細背景及推舉理由。審查委員不得具有以下身份:政府官員、民意代表、與公廣集團有業務往來及應利益迴避之人士。
3.公視基金會董事會審查過程需秉持公開、透明、公共參與之原則,全程轉播,開放公民提問、接受公共監督。

二、盡速修改公視法,減少公視基金會董事會人數,回復十一至十三人組成。

三、有關華視董事會
1.應即修改華視公司章程,將現有20餘名董事降成13人為上限,以維決策效能並降低董事會開支。

2.在集團法制未修訂完成前,宜由公視基金會推派現有董事(含企業經營背景的董事),並佔二分之一席次以上,結合民股董事與員工董事組成之,以確保集團整合、實踐公共精神及企業營運效能。

我們並不會天真的認為落實上述三項訴求便能讓台灣的公共媒體走向康莊大道,更重要的是行政與立法部門應儘速提出完整的公視發展政策,並展開整體修法之工作。但公視董事會提審過程透明化與公共化,是公視災後重建的第一步,也是檢驗馬英九政府重要關鍵。


陳勝福董事長應速說明是否為公視專任董事長

2010/10/07

根據10月5日中央社報導,公視董事長陳勝福以明華園團長身份進行兩岸文化交流,同時,根據公共電視網站上公開的董監事背景介紹,陳董事長目前現職為:「明華園總團長/藝術總監、佳譽國際音像有限公司董事長」。另一方面,在財政部營業登記的公開資料中亦載明了,陳董事長仍為兩公司之負責人(明華園雜誌社),且為唯一董事。

陳董事長公開表明任內不支薪,對此,我們深感敬佩,但是不支薪並不影響董事長專任的規定,依據公視法第二十條明文規定:「董事長為專任有給職」,從立法初衷來看,董事長必須「專任」處理公視基金會業務,實因基金會業務有其重要性,並屬經常性操作,有賴專職的董事長處理董事會相關掌理事務,何況公視今已發展成為集團,總轄五台(公視、華視、原民、客家與宏觀電視台),綜理事務繁多,故董事長乙職更應專任,方使集團內部各台運作順暢,不負國民之託付。

陳董事長身兼公視董事長與民間企業負責人,究竟陳董事長在這些職務之間,是否為公視專職董事長?是否有其它專職?媒觀呼籲,陳董事長能針對此事儘速向外界說明,同時,並針對公視未來的經營方向提出說明。


公視總經理解聘 公視董事會應公開釋疑

2010/10/04

近日公共電視董事會決議解聘總經理馮賢賢,引發當事人召開記者會抗議。經瞭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目前認定馮賢賢具有合法總經理身份,但馮賢賢的工作證已被消磁,無法進入工作場所,也未給予當事人合理的答辯機會,作法粗糙。

公視作為一個具有公共性的傳播媒體,不但肩負著國民的信任,更是全民的資產,因此,我們認為,公視董事會有責任對外說明解聘程序,並提供完整資訊,供外界檢驗馮賢賢是否確有不適任或違法的具體事證。

另外,基於資訊公開與公共問責的精神,我們在9月10日及10月3日發表的聲明也早已要求,公視基金會應公開說明選任與公廣集團仍有訴訟關係者的鄧長富擔任華視董事,以及林谷芳董事參與政黨競選活動的原因,並應提出改善的承諾與作法。

公視董事會肩負國民付託,應秉公正公開負責的態度處理公視治理事務,維持更高的問責標準,並避免錯誤示範,以免損及國民對於公視之信賴。


公視董事應自律 拒絕出席競選活動

2010/10/03

日前台北市郝龍斌競選辦公室舉行競選logo發表記者會,除公佈競選標誌、宣佈任內文化、藝術政績外,並邀請國內藝術界與文化界人土參與座談,其中包括公視董事林谷芳教授。

林谷芳教授雖為佛光大學藝術學研究所所長,長期關心國內文化與藝術發展,但作為公共電視董事應遵守相關規範,出席候選人造勢活動已屬不當,並有違反公視法第十三條「董事於任期中不得參與政黨活動」之嫌。

我們對此表示遺憾,作為公共媒體董事不僅應遵守法律,更應拒絕政黨選舉活動,維護公視獨立自主,我們也呼籲公視董事會應主動對外說明。


華視董事會改組應秉持公開與公共精神

2010/09/10

日前公廣集團成員之一華視董事會重組,選出的新的董事,隨後選出王麟祥擔任代理總經理,我們對於華視能邀請員工擔任董事,我們樂觀其成,有助於產業民主及經驗傳承,但仍有以下疑慮。

一、前兩任華視總經理產生過程為向社會徵才,公開遴選,但此次代理總經理的產生,卻由董事會逕行決定,與已建立之公開與公共之精神有所落差。我們認為即使是「代理」,選任方式也應秉持此一精神。同時,華視董事會及代理總經理應對外說明未來華視治理與發展方向。

二、華視新任董事鄧長富與華視文化事業基金會有官司訴訟,為利害關係人,公視基金會何以會選任擔任董事?如何能利益迴避?也必須對外公開說明。


媒體改造學社:

對當前公視爭議的看法與呼籲

2010/10/05

我國公共電視管理階層的紛擾已持續超過一年,至今仍未停歇。近來董事會決議解聘總經理馮賢賢,又再度引發爭議。

眼見紛擾還在擴大,將使公視形象持續受創,公視內部員工士氣也持續下滑。媒改社做為公共廣電服務的支持和倡導者,也做為公民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感到無比痛心。我們多次對公視高層和政府、國會提出建議和呼籲,仍難以喚醒當局者,但我們也要警告,當局者對公視問題的輕忽、操弄和不當處理,已到了公民社會忍耐的極限。

我們首先要指出,從公視原董事長鄭同僚到總經理馮賢賢,在爭議過程中,大都以捍衛公視「獨立」,以及「新聞自由」受到政府(或執政黨)迫害為訴求;但是卻極少提及公視內部員工對於領導高層的普遍不滿,以及公廣集團發展陷入困境、政策反覆等問題。須知公視之所以能夠被賦予特殊的獨立自主地位,不是理所當然的,也不是天上掉下來,是基於為了保障公視能夠完成全體公眾對其付託而來的。而公視如何能夠完成付託,也絕對不是節目得多少獎或收視率提高零點幾個百分點就可以證明的,而是必須從整體社會的範圍以及多元的評估角度(包括內部治理的品質與效率)來判斷的。一味地強調「獨立自主」,或是獎項和數字,卻迴避許多公視表現和發展的實質問題,不免讓人感覺「獨立自主」已非公視的價值,而可能成了個人權位攻防的武器。

不過,若基於適當理由,公視董事會固然可以合法地解聘總經理,另覓適當執行公視任務的經營者,但是處理的方式和時機是否適當,則是另一個問題。目前的董事會組成,已是所謂「新」董事掌握絕對優勢,在經過一年多來各擁司法判決的鬥爭戲碼,社會普遍對於公視高層已有不良觀感、公視內部士氣低落元氣大傷,以及藍綠鬥爭的陰影也早已揮之不去的前提下,現任董事會實不應僅以合法或合乎組織治理原則等理由,來進行包括人事調動的各項措施,而必須以更謹慎和緩的態度,和更公開透明的方式,來進行整頓與治理。一切以讓公視運作復原、挽回民眾信心、提振員工士氣為最高目標。在現任任期僅至今年年底的情況下,究竟什麼治理動作對公視是最重要的?董事會應該有個說法。但很明顯的,快速解聘總經理這個動作的代價必然太高,理由也太不充分,其動機當然也就難杜眾人悠悠之口。公視董事會解聘馮賢賢之時,除了簡單的媒體新聞稿,沒有任何公開的詳細說明,公視網站上亦查詢不到任何資訊。若非馮賢賢自行在報端為文批判,現任董事長陳勝福的回應文還不知何時能見諸公眾?我們對於公視現任董事會掌權之後的舉止,不僅失望,也難以苟同!

本社以及部分社員曾多次呼籲,究其實,公視的問題不僅是公視現有內部治理的問題。公視的問題根源,還在於國家媒體政策的嚴重闕漏和扭曲,以及政府或各政黨對於媒體公共價值的偏狹認知。由公廣集團成立後財政的困窘、相關治、監理法源的修正遲遲未能送交立法過程,到組織內人事在政黨輪替過程中因人設事的權宜調整,乃至立法部門以凍結預算為手段,意圖介入公視內部治理與節目製播方向。公視邇來發生的種種被外界解讀為「亂象」的失序作為,孰令致之?我們以為公共媒體政策的施行,始終未能釐清「國家」與「政府」的角色分際,以及歷屆掌握行政資源的執政者,在落實公共價值,極大化媒體公共化理想的缺乏擔當與作為,難辭其咎。

媒改社向來主張國家必須擔負媒體環境的治理責任,尤其是面對台灣扭曲的媒體市場生態,國家適當的媒體管制措施,實屬必要。執政政府作為國家的民選代理者,便成了導正扭曲的市場生態唯一握有行政實權的抗衡者。因此,我們堅定守護媒體的獨立自主價值,但並不同意對於任何政府的介入,都一律以「妨礙新聞自由」、「威脅獨立自主」為反對理由,因為如此一來將混淆「好的」與「壞的」媒體政策和介入措施,使得可能的適當媒體政策和介入措施動輒得咎,卻便宜了那些無心提出政策、毫不負責任的執政者,以及巴不得看到無政府狀態市場、毫無社會責任承擔的媒體資本家。那麼,什麼叫做好的媒體政策和措施?我們認為,有進步的政策目標、有適當的手段措施、有民主公開的程序、有監督負責的方法,便是好的媒體政策和措施的基本條件。

我們可以據此檢視過去幾年來民進黨與國民黨的公視政策和措施。2004年七月,民進黨陳水扁擔任總統後第五任新聞局長林佳龍,宣布要建立「具有民營活力的公共廣播電視集團」,這也是後來發展至今公視現況的政策源起。不過,儘管是歷史上我國政府難得一見地有了媒體政策和目標,但是民進黨除了政策修辭之外,法令、措施、預算、黨政協調,竟無一有之!半年後,林佳龍隨游錫堃內閣總辭,挾著改革形象轉戰台中市長選舉;而所謂公廣集團建設,一如林君在市長選舉中戰敗的結果,煙消雲散。這亦是如今公視集團發展陷入多重困局的源起。

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對於已經上路卻陷入困局的公視集團發展,一方面消極以對,沒有任何重擬政策規劃和動作,該提供給公視轉型所需的預算經費也是能拖就拖。另一方面卻積極想從修改公視法中的董事人數下手,將董事會人數由11-15改為17-21人,聲稱此舉將可有助於改善公視現況。平心而論,執政黨透過對董事人選與組成的改變,來改善公視運作狀況,或是藉以執行新的公共廣電服務政策,並非絕對不可,亦是各國公視運作常見的經驗。然而,國民黨的此一介入,缺乏政策目標與規劃的合理性說明在先,新任董事進入董事會,卻缺乏具體公視發展策略規劃、內部治理改進方案在後。加上在其他配套修法部分完全空白、過程又極其不透明,更沒有提出接受外界監督的系統性作法,只知不斷地與原任董事進行法律攻防,徒留外界「以換上自己人為唯一目標」的鬥爭印象。

與前述新任董事會在總經理解聘案上的處理過程一併觀察,整體而言,國民黨不但延續失去政權前對廣電媒體政策規劃的冷漠和無能,連個公視政策目標都提不出來,而且各種介入手段做法或是粗糙,或是粗暴,對於民間批評,置若罔聞;對於程序瑕疵,視而不見。除了透露、重現出國民黨在執政優勢下的目中無人(民)、威權心態之外,我們再無其他解釋。

批評至此,大概會有人說,媒改社「只會」各打五十大板。好似反過來批評我們各打五十大板,便足以證明我們喪失了批評的正當性。這除了凸顯出批評者病入膏肓的藍綠簡化對立思維,以及思考論辯資源上的貧乏,我們也必須說,批評者提出此項批評的效果,僅在消解和迴避被批評雙方的責任。而我們仍認為,國、民兩黨的媒體政策失職,實是當前包括公視問題在內所有媒體環境問題的根源,無可迴避,更不能寬貸!

針對目前的公視問題,媒改社仍堅持公共廣電服務體系的完善建立,是台灣媒體環境改革的關鍵環節,亦是台灣影視產業發展的關鍵動力。制訂進步的公視政策、推動必要的公視修法、提供充足的公視投資,建立有效的公視監督,是當前政府與國會的責任,也是解決公視問題的唯一方法。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