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報導

畸形公廣 深陷政治泥淖

* 2008-12-19
* 文/汪仁玠
(更多詳細內容請見本期《新新聞》)

本期《新新聞》封面(圖/《新新聞》提供)

近來立法院國民黨鞭林益世提議,公廣集團預算須經主管機關核可始可動支,引來公廣聲明抗議決議文「嚴重破壞黨政軍退出媒體之社會共識」。細究此場爭執,背後原因仍不外乎為體制不全的「媒體怪胎」,與癥結於人的「政治怪獸」之間的角力。

安危他日終須仗!原本就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公廣集團預算案,終於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通過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林益世的提議後,掀起一陣狂風暴雨。第二天,公視基金會立刻刊登報紙廣告發表強硬聲明,指摘主決議「嚴重破壞黨政軍退出媒體之社會共識」。

林益世的提議,要求公廣集團旗下的公視、原民、客家、宏觀四家電視台,執行九十八年度預算時,必須逐項報請主管機關核可同意始能動支,其實牴觸了《公共電視法》第十五條(公視基金會年度預算及決算由董事會審核)、第三十條(公視基金會之年度計畫及收支預算,由總經理編製後,報請董事會審議)。

集合化公廣集團朝野逐鹿主戰場但是難道祇有公視會生氣,其他三家電視台卻寧可逆來順受?其實說穿了,這根本就是一場「媒體怪胎vs.政治怪獸」的大戰。

媒體怪胎,具現了「體制」上的危機;政治怪獸,則凸顯了「人」的癥結。就體制的觀點而論,公廣集團根本就是個虛有其表、貌合神離的怪胎。儘管在二○○六年一月立法院三讀通過《無線電視事業公股處理條例》,明定政府應將持有公共無線電視事業股分,附負擔捐贈給公視基金會,並將客家、原民、宏觀三台節目的製播,交由公視基金會辦理,甚至支持公廣集團在南部設台。

但實際執行的狀況是,公視與華視在整併的過程中出現嚴重的矛盾,連新聞平台「合署辦公,分頭指揮」的計畫,也因為理念與價值不同、薪資及福利差異、人事紛爭和傾軋等因素,前途困阻重重。

另外,客家、原民、宏觀三台乍看是併入了公廣集團,但真正的「老闆」依舊分別是客委會、原民會及僑委會。公視總經理馮賢賢表示,公視對這三個頻道的經營權,還是得「做做樣子」跟其他商業電視台一起「競標」。這樣的模式,其實也違反了政府採購法的精神。換言之,公廣與其說是「集團化」,毋寧看成祇是「集合化」罷了。

之所以造成這樣的現象,又不能不歸因於公廣集團雖有董事長及董事會,卻並未宏觀而具體地扮演起決策核心的角色。在美式商業電視掛帥的台灣,標榜歐陸公共服務的公廣集團高層,就像是一群走在華爾街的英國紳士,顯得不知所措。

再從人的角度來看,由於電視已經成為當今最主流的強勢媒體,因此五二○之後,旗下擁有五個頻道的公廣集團,自然成為朝野在媒體區塊逐鹿的主戰場。從林益世堅持「公視拿國家的錢,應該要受政府監督」、「立法院若不能監督政府捐助的預算,要立法院何用?」而拒不撤案,以及民進黨副黨鞭管碧玲指控國民黨用「斷糧」、「鎖喉」、「換腦袋」三個手段掐死公視,民進黨不可能接受,甚至不惜玉石俱焚,就已經可以嗅出濃濃的政治味道。

一位原本有意扮演魯仲連的藍營立委,形容這場風暴為「二加一個女人的戰爭」。公視預算之爭,其實早從去年十二月的綠色執政時期便已開戰。當時之所以凍結四億五千萬元預算,主要是衝著新聞局長謝志偉、並非公視總經理馮賢賢而來。今年政黨輪替之後,教育委員會在五月底排定審查多個部會預算解凍案時,公視預算並未能如願解凍。

馮賢賢強悍作風公視預算難解凍

「洪秀柱其實不是個沒得商量的立委」,這位藍營立委指證歷歷表示,到了七月分教育委員會再度將公視預算解凍案排入議程,洪秀柱事先還特地告知主席林正二,主張先讓人事費解凍;至於其他預算,得等釐清公視員工黑函真相之後再說。不料委員會卻在半個小時內通過解凍整個公視預算案,洪秀柱這才以「公視平台尚未整合」、「政府捐助預算遭到濫用」杯葛。言下之意,馮賢賢在「商量」的態度跟頻度上,似乎還不到那個程度。

馮賢賢在媒體圈,能力與操守甚少遭到質疑,但強悍作風卻引來兩極評價。去年十二月出任公視總經理時,部分員工私下便表示:「反正,配合她就好。」或許正是因為這種直來直往的作風,以致於別說是與洪秀柱,最後就連想跟新聞局副局長見個面,都難以如願。

此外,由於她在綠色執政時期與謝志偉的互動頗佳,也替自己抹上幾絲政治色彩;儘管馮賢賢在節目製播上,對政治議題相當敏感謹慎,但「傾向」在台灣特殊的政治生態中,往往是相當主觀的認定。

據部分媒體報導,林益世曾在一場跟媒改團體的密會中說:「公視要多開些跟文化、社服有關的節目,像《有話好說》這種談話性的,根本就不應該有,讓很多委員有意見。」而早在林益世作此表示之前的兩個月左右,馮賢賢也對記者透露,部分藍營立委對《有話好說》相當不滿,給了公視不少壓力。

而作為公視業管單位主管的的新聞局長史亞平,夾在洪秀柱、馮賢賢當中,似乎還沒有像「學長(前新聞局長)」蘇起,當年化解力霸與TVBS間斷訊風暴的功力,所以儘管形式上曾陪著公視高層拜訪立院,但在解凍預算上似乎祇能乾瞪眼的分。一個體質不健全的公廣集團,發芽於一片政黨惡鬥的泥壤之上,台灣社會的公共媒體美夢,難怪要瀕臨破碎。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